螺母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螺母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从瓮安刁民到人大代表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0:22:23 阅读: 来源:螺母厂家

2008年6月28日,15岁的葛启义的人生转了个急弯儿。那一天,他拿着汽油瓶冲进瓮安县政府大楼,随后被警察铐在了角落里。“这辈子完了!怎么也得坐牢三五年。”他想。

3个多月后,葛启义拿着铺盖卷儿走出了看守所。“政府”不仅没有难为他,还推荐他去上了职业中学,消除了他的“不良记录”。他没有想到。

如今,葛启义成了一家小装饰公司的老板,小有薄财。去年12月,他还当选为瓮安县人大代表,认真地履行起职责来。

人生吊诡处却是社会大波澜。

爱打架的孩子

葛启义的童年悲苦。6岁前,他的父母全去世了。爷爷奶奶仅靠1亩半山地糊口。从小到大,葛启义没有收到过压岁钱。上小学了,别的同学吃早餐时,他在给邻居家放牛。不过,那时候的葛启义不是坏孩子。四年级,他的数学还考了90多分,老师特意奖励他10元。那是葛启义第一次拿到那么大的钱。后来,他以全班第6名的成绩考入乡初中。

由于建水电站占了土地和房屋,初一下半学期,葛启义随爷爷奶奶迁到了县城附近,并转入县四中上学。班里有90多个学生。这个农村来的孩子有些格格不入。一伙子城里娃儿专门拿他寻开心,天天放他自行车的气。他向老师报告也无济于事。

有一天,那伙子城里娃儿当面拔了他的自行车的气门芯,葛启义忍耐不住,狠狠地揍了领头的那个,把他打得进了医院。从此,再也没有人敢放葛启义的车气。

好景不长。一个高二的学生跟他要起了保护费。身无分文的葛启义只好再次用拳头说话。没想到这个高二的学生也不禁打,也进了医院。这次警察出现了,却只是罚了些钱了事。

葛启义大摇大摆地从派出所出来。此时,他深深感到了拳头的威力。经过此两战,他在四中也出了名。越来越多的小弟汇集在他名下。最多的时候,葛启义有40多个兄弟,想灭谁就灭谁。不过,他没有想过收保护费,所以这个小团伙很穷,连把砍刀都买不起。他们最大的爱好除了打架外,就是在出租屋里看小电影、扯闲篇。

“幸亏连刀都买不起,不然还不晓得捅多大娄子呢。”葛启义说。

那个时候,不仅葛启义所在的四中乱,瓮安的学校都糟。各中学普遍缺教师,缺教室,缺宿舍,缺食堂。三中一个班里竟然有145个学生。教室里书桌连成片,下脚的地方都没有。即便在条件最好的瓮安中学,也常常是一个班100多个学生。由于没有足够的宿舍,2/3的学生在外租房子住。

瓮安中学校长李凤奇说,当时老师能讲完课就算不容易了,根本无暇管学生别的。“一个班100多人,一个老师常常带3个班还得兼班主任。”

在外租房住的学生脱离了学校和家长的视线,不少人慢慢染上各种恶习。抽烟,喝酒,打架。街上的广告牌经常被砸得稀烂,多是这帮孩子所为。校园里三天一小仗,五天一大仗。有一次,瓮安中学、二中、四中和职业中学30多名学生混战起来,场面吓人。

学生们发生了口角,最常问的是:“你老大是谁?!”根本想不到找警察。因此,学生中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:读书苦、读书累,不如加入黑社会,有吃有喝有地位。青青校园已混乱如斯!正因为如此,“6·28”事件中,很多青少年充当了打砸抢的急先锋!

“6·28”之后,瓮安县最沉痛的反思即是:“再苦也不能苦教育,穷了谁也不能穷学校!”教育资金投入从2007年的不足1.5亿元增加到2011年的近3亿元,增长91%。老师队伍也扩充了1/4多。

只是这个认识得来的是如此不容易,付出了“6·28”那么大的代价!

那一刻,他还相信“伸张正义”

虽然班主任老师对葛启义不错,甚至说过“只要你用心学,考不上高中,我给你出赞助费”,但是“老大”葛启义的心早已不在书桌前。初三第二学期,学校里再无他的踪影。他先到一个“兄弟”家养了一个月的鸭子,后来觉得没意思,加之很缺钱,就跑去跟一个师傅学裁玻璃。

6月28日傍晚,葛启义被几个兄弟拉着去“看热闹”。在纷乱的人丛中,他们很快走散了。其时,瓮安县已经癫狂,有人在烧汽车,有人挥着砍刀,有人大声咒骂,还有人用烟花炸公安局大楼。街道上浓烟滚滚,气味呛人。

一个长发的青年告诉葛启义,有很多学生被关到县政府里面,顺手还给了他一个汽油瓶。葛启义瞬间激动了:“不能让他们关学生!” 他左手接过汽油瓶,右手拿着打火机,冲向武警搭起的人墙。

葛启义对武警说:“如果你们不让我进大楼,我马上引爆汽油瓶。”无奈之下,武警让开了一个口子。葛启义进门后顺楼梯而上,又被守楼梯口的警察拦住。他大声说:“把关在里面的学生放出来!”“这里没有学生。”“少废话,找你们大哥出来见我,不然炸死你们。”葛启义很愤怒。

在走廊上,他见到了县公安局局长。局长也告诉他没有关学生。葛启义在各屋子看了一圈,发现真没有学生,拿汽油瓶和打火机的手就耷拉下来了。随后他被铐住,放到一个角落里。据说,他是第一个被抓的“暴乱分子”。直到此时,葛启义都不知道,这乱子是因为一个叫李树芬的女学生的死而起。他只是相信自己是英雄,“是在伸张正义”。

第二天早晨,他被带到看守所,等待发落。其间,他了解了事情的原委,还抽空学了下法律,终于意识到行为的严重性,不禁琢磨:这下想出去不容易了,怎么着也得在监狱里待上三五年吧!

招远工服订做

荆门西服制作

卫辉设计工作服

防酸防碱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