螺母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螺母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想贷款先存款借一元钱有多贵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3:28:48 阅读: 来源:螺母厂家

今年以来,国务院及相关部委密集发文要求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、增加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。但记者近日在长三角采访发现,企业融资贵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改变。一家主营光伏产品配件的企业负责人向记者介绍,他办理了一笔1200万元的商业抵押贷款。刨去一年8.6%的利息成本,担保、咨询、财务等各路中介费用已与利息基本持平,占融资总成本的一半……

记者调查发现,借企业贷款搭售、抬价收费等“雁过拔毛”的行为已是中小企业贷款的“潜规则”。

20家银行遇涉企收费“限令”

前不久,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公布,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清理整顿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合理收费精神,发改委价监局继召集中农工建等5家银行后,再度召集交通、招商等15家商业银行,督促取消直接与贷款挂钩、没有实质服务内容的收费。

据介绍,目前累计已有20家商业银行总行均已下发落实文件,采取一系列措施规范服务收费,支持实体经济发展。

而据工农中建四大行2013年年报计算,包括财务顾问费、多种手续费在内,去年仅四大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总计达3900亿元。发改委介绍,从已出台规范措施来看,仅四大行一年就将减轻企业负担370亿至390亿元。

记者走访上海、北京多家商业银行了解到,目前对企业贷款收费种类繁多,名目各异:在小微企业贷款办理方面,中国银行此前设置了受托管理贷款及转让服务费、公司金融风险承担费等;在担保、评估、登记方面,招商银行等还设有代付同业手续费、现金管理增值服务费等。

从年报看,某一家国有商业银行的贷款“财务费用”就不下百种。其销售的一款信托贷款合同显示,放贷两年期10亿元,固定管理费和托管费合逾5000万元。这表明在利息外,又增加年2.8%的财务成本,较基准利率年上浮约三成。

四大因素仍在加剧“钱贵”

银行收费居高不下,民间借贷成本攀升,均让企业深感眼下融资“既贵又难”。调查发现,标准缺失、规避监管、“存贷挂钩”、审批迟缓,更加剧了“钱贵”:

——银行“涉企收费”标准缺失。比如,多数银行均收取“常年财务顾问费”,但标准上各有各的说法:既有按固定费用收取,也有固定+浮动的收费方式;按照最高标准收取,仅这笔费用就可达贷款额的3%。

——规避监管,部分“金融创新”拉长了贷款链条。“金融服务的每个环节都是为了赚钱,当机构用各种方式将贷款供给到需求的链条拉长,成本必然要实体企业来承担。”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首席专家赵庆明说。

比如,信托、基金子公司、券商资管等影子银行,就带来种种“通道”、“过桥”中介费。银行借助这些理财产品变相放贷规避存贷比,“中介”则从中收费。

——一些贷款“潜规则”依然存在。安徽一家药品销售企业负责人反映:“处于弱势地位的小企业在贷款时,表面的贷款利率仅仅是名义而已。一些金融机构还要求借钱同时购买理财产品,即要‘存贷挂钩’。”

——贷款审批难,也让部分企业吐苦水。1年期流动资金贷款,银行9个月就来收贷,而展期、续贷审批流程漫长,年中不得不从民间借资渡过难关……

温州市金融办发布的民间借贷综合利率指数显示,截至8月13日,温州地区综合利率指数为20.78%/年,部分市场主体利率高达28.78%:“融资贵”究竟有多贵?借款1000万元,一年要还近300万元。

改变银行独大格局 丰富企业融资渠道

近年来,实体企业财务成本高速上涨,背后问题是企业背负的融资费用成本高企。据上海浦发银行中小企业经营中心负责人介绍,一些中小企业没有财报,但监管要求必须出具审计报告。而担保、审计等成本又远超利率,能占到融资成本的60%。

“从根本上讲,融资贵是银行一家独大、融资渠道窄造成的。”上海一家商业银行人士说。

查阅各国央行数据显示,在发达经济体,银行、债券、股市、私募占据的社会融资规模均较可观,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基本均衡。但在我国,超过一半的社会资金由银行贷款供给,经过信托等“通道”放贷的银行资金占比也很大。

采访中,一些中小企业反映,银行作为偏好低风险的金融机构,其放贷的风险、审计要求,让企业大感不适应:缺少抵押物只靠银行贷款,只够借1年期流动资金。而展期、续贷风险控制审批流程长,增加了中小企业的财务成本……

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,监管要求也需要适应利率市场化形势,如形成差异化存贷比等考核机制。从长远看,仍需借助市场化手段,改变银行业一家独大的金融格局,丰富企业的融资渠道。

浦发银行中小企业经营中心总经理严红霞认为,税收审计、工商注册登记方面也应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。比如,目前放贷要求中小企业提供财务报表,使很多中小企业新增审计费用。由于担保、评估市场不规范,相关费用也居高不下。(记者杜放 郑钧天)

相关报道:

国务院频提降低融资成本 多部委下文要求缓解“钱紧”“钱贵”

今年以来,多地中小企业“融资难”“融资贵”等问题日益突出,国务院及相关部委也密集发文旨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、增加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。

5月份以来,国务院7次提及并下文要求缓解融资难、融资贵问题。

5月9日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》(简称新“国九条”),意在拓宽融资渠道、丰富融资产品,降低融资成本,帮助企业优化资源配置。

5月3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,要加大“定向降准”措施力度、扩大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和专项金融债规模、降低社会融资成本、规范同业、信托、理财、委托贷款等业务,清理不必要的资金“通道”、“过桥”环节,缩短融资链条。开展银行业收费专项检查,只收费不服务的坚决取消。同时降低小微企业担保费用。

7月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要求,要促进“脱实向虚”的信贷资金归位,更多投向实体经济,有效降低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成本。

7月14日,国务院经济形势座谈会再度强调,有效降低融资和交易成本,减轻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负担。

7月16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听取国务院出台政策措施推进情况。会议强调,在缓解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问题上尽快见到实效。

7月23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继续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、抑制金融机构筹资成本不合理上升等十项措施。

8月14日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多措并举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提出了十个方面的政策措施,并明确了职责分工,要求金融部门采取综合措施,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,促进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互动。

此外,今年以来,多部委也数次下文意在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:

4月11日,为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环境,财政部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、科技部、商务部制定了《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》。

4月25日起,央行分别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银行存款准备金率2个和0.5个百分点,此举被市场称为“定向降准”。

6月16日,央行宣布对部分金融机构定向降准0.5个百分点,为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贷款提供流动性支持,着力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。

6月30日,银监会发布《关于调整商业银行存贷比计算口径的通知》,规定自2014年7月1日起,在计算存贷比分子(贷款)时,从中扣除包括小微企业贷款在内的六类贷款。

银监会今年也曾发文,要求增加“三农”信贷资金来源,具体包括制定实施“三农”专项金融债政策、探索建立资金回流农村新机制等。银监会对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小微企业贷款设置了“两个不低于”的“硬杠杠”——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,增量不低于上年同期。

与此同时,银监会表示今年将会同有关部门从6个方面降低社会融资成本,包括加强金融服务价格管理,增加小微企业贷款规模,降低过高的担保收费等。(记者郑钧天 杜放)

泰州西服订做

商丘职业装订做

保安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