螺母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螺母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山核桃今年成桃贵贵40元斤果品鹅肠菜属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4:33:58 阅读: 来源:螺母厂家

山核桃今年成“桃贵贵”40元/斤果品

收购价高企,到消费者手中起码要40元/斤

什么叫赚辛苦钱,本报记者爬上高高的山核桃树体验打竿

昨天早上5点不到,天还蒙蒙亮,临安昌化清凉峰镇顺溪村村民汪新华一家早已起床吃过早饭,备好点心、开水。看了眼外面的天色,58岁的汪新华说了句:“估计不会下雨了,走吧。”

昨天,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白露。在临安,有句家喻户晓的谚语:“白露到,竹竿摇,满地金,扁担挑。”白露一过,便是临安山核桃的开竿日。种了一辈子山核桃的老汪,自然又开始了他一年中最为忙碌的活计——打山核桃。

赶在10日正式开竿前,本报记者昨天来到这个临安山核桃的主产区,了解了一圈市场行情。去年受到“倒春寒”的影响,临安山核桃整体减产四成左右,今年天气不错,同比增产预计五成左右,也就是说产量比正常年份还略有增长。

虽是大年,但是消费者今年要尝鲜山核桃,还是要多掏点银子,因为今年山核桃从收购价、加工价到零售价仍然一路看涨,已经有人把山核桃称为“桃贵贵”。

加工户:24小时开门等人上门收购

凌晨4点多,跟上山打山核桃的农户们一样早已守候着山核桃的还有一群人,他们就是收购贩子和加工户。

一到山核桃开打的时节,昌化白牛后沟村的胡贵标几乎就睡不上觉了。他和另外一户人家在白牛有一个山核桃的收购、加工点,初步加工类似于汪新华这样的农户刚从山头上打下来的新鲜山核桃,他们管这种没经过任何加工的山核桃叫“蒲”。

昌化白牛,临安地区“蒲”的交易集散地,这里集中了二十多个类似于胡贵标这样的加工点。临近开竿的日子,胡贵标们就每天24小时的守在加工点内,等候着农户和二道贩子们把“蒲”送来。在这里,“蒲”被机器去皮、筛选后加工成水籽。当然,胡贵标们也算是山核桃贩子,因为在他们这里加工成水籽的山核桃接下来要被卖往山核桃加工厂。

日上三竿,记者来到胡贵标的加工点上,去皮的机器伴随着轰鸣的声响已经在奋力运作着了。很多户都觉得这些贩子和加工户很赚钱,因为打下来的“蒲”卖到他们手上,身价只有4~5元/斤。

“感觉上价格相差很多吧?其实还要算算折头,你们就明白了。” 所谓“折头”,也就是山核桃加工后分量上要打的折扣。胡贵标给记者算了算他昨天新收的一批“蒲”的“折头”在二五折左右,这是个并不太高的数字,相当于一百斤收上来的“蒲”,去壳、筛选后只能做出约25斤的“水籽”。

胡贵标说,这样的折头下,将近5元/斤收来的“蒲”,初步加工成水籽后,至少需要卖到近20元/斤才能不亏本。“赚的都是辛苦钱,还要看准市场走势。”胡贵标说,去年小年产量少,价格高行情好,他最后赚了几万元。今年的行情现在还看不清,尽管收购价比去年一开始还要高,但是担心后期价格会往下走。

经销商:库存早加工完,新订单已在排队

从白牛等交易集散地加工后的水籽,最终将流向山核桃加工厂。在那里,水籽要经过至少3天的自然晒干成干籽,然后经过蒸煮、烘干、配料调味,最终制成成品。在这一系列加工环节之后,成品山核桃的身价还要往上涨不少。

去年加工了70多万斤的临安市天赐食品厂在昌化算是排名靠前的山核桃企业,老板葛亚明在当地小有名气。凌晨3点多,他还守在工厂里过磅收货。

“10来天要收40~50万斤,靠厂里人去收,不可能的。”葛亚明告诉记者,之所以要赶着收这么多货,主要是由于去年小年,产量少,因此很多山核桃厂的山核桃库存很早就已经加工完,他的工厂六七月份就已经脱销了,而下游客户的订单却还一直在累加。所以今年刚一开竿,就已经有很多厂家都在外面找二道贩子们收货了,这也是今年水籽价格收购价比去年高的重要原因。

水籽贵了不少,为何制成成品的价格还要往上增加近一倍,葛亚明给记者算了笔账。他昨天收的一批19元/斤的水籽经过晒干、筛选空瘪子之后,分量大约要打个七折,干籽的价格达到27元/斤;然后干籽经过蒸煮、烘干后还要再打个八折,价格约33.9元/斤,再算上人工费用、配料、燃料等费用将近2元/斤,最终出场价肯定要定到36元/斤以上,“一斤也就赚个一两元。”这些产品加工包装后加上物流环节等费用算上后,今年卖到消费者手中的山核桃起码要40多元/斤。

体力活+技术活

一小时打不下来10斤山核桃

昨天早上6点多钟开始,清凉峰镇顺溪村的山头上,漫山的山核桃树丛中,到处都是打核桃人的身影。

汪新华一家的山核桃林位于半山腰上,沿着山坡走大约半个小时才能到。不过,这对58岁的汪新华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,到了自家山核桃树下后便娴熟地爬上树,踩在两根树干中央,精准地打向长着山核桃的枝叶,不一会地下便掉落下来许多山核桃,他的老伴则往背篓里捡。“今年天气不错,因此不仅产量高,而且今年山核桃的品质应该算好的,品质好价格就能卖得高。”打了没一会儿,汪新华高兴地告诉记者,他家今年几百株山核桃树的产量估计能比去年多上五成左右。

别看山核桃个头不大,但是一般都生长在有点坡度的山上,爬上去打是件又累又危险的活。树上已经打了钢钉,像一级级的台阶。记者小心翼翼爬上七八米高的树干之后,拿着竹竿打了不到一个小时,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,还没打下来10斤。“打山核桃不仅是个体力活,还是个技术活。所以我们临安山核桃一开打,就会雇周边的安徽人来帮忙打山核桃。”汪新华打了没一会儿,下来休息一下,年岁不饶人。今年尽管女儿、女婿也都请假回来帮忙,但是人手还是不够,因为今年请不到安徽来的帮工了。

汪新华告诉记者,以往安徽每年都是赶在8月底就开始打山核桃了,等到临安开竿之后就有很多劳动力到临安来打短工,帮忙打山核桃。但是今年安徽山核桃也要到9月10日才开竿,所以雇工特别难招。“一对夫妻,一个打一个捡,今年外边都开价到500元/天了,关键还招不到人。”老汪记得很清楚,去年这个价格还不到400元/天,三年前还不到现在的一半。老汪算了算,一天这一对雇工估计也就能打1000多斤山核桃,所以这两年山核桃价格在受到产量波动的影响之外,人工成本的上涨是一个重要的涨价原因,而且这个价格在持续看涨。

上海治成年人癫痫医院那家好

太原正规银屑病医院

成都专业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