螺母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螺母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十四岁巨变淬炼领袖格局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5:41:27 阅读: 来源:螺母厂家

十四岁那年,经历家道中落、漂流异乡、少年失学、父亲过世等打击,骤变的人生,迫使李嘉诚一夕间成长,也造就他今日企业领袖的特质。

相同的,李嘉诚与“台湾经营之神”王永庆都只有小学学历。不同的是,李嘉诚的英文相当不错。五十年前,他就拿本字典从阅读华尔街上市公司的英文年报学做生意、订阅英文《当代塑料》(Modern Plastics)及其它西方专门的塑料杂志,掌握全球塑料潮流。以至于他现在能统领五十五国的投资事业,旗下的总经理尽是各国籍人士。而且,中文古书涉猎不少,从曾国藩家书、《论语》、《老子》……一个十二岁就被迫中断正统学校教育的人,如何在六十多年未间断的自学纪律下,拥有不同格局的学识?李嘉诚对于——“知识可以改变命运”深信不疑,他的财富因此而来,他的人生因此而不同,他是一个知识主义者。

若非二次世界大战,故乡广东潮州被日本轰炸机侵袭,他不该只有小学学历,他们一家不需要仓皇逃到香港,变成难民。他出生于书香门第,成长于战乱的大时代。他的父亲尚未逃难至香港前,是一位小学校长。他的爷爷是清朝最后一届秀才,因此他有两位伯父在民国初年,就跨海留洋取得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的博士学位。李家虽没有商业传统,但以知识分子的身分,受人敬重。家学渊源,加上过目不忘的天资,李嘉诚取得优异学历并非难事。二次世界大战,改写了千万人的命运,像强烈龙卷风般,把家族、个人,从原本赖以为生之地,狠狠的拔起来,旋转蹂躏后,抛向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,任凭死活。李嘉诚是其中之一。

全家逃难至香港……十二岁失学、寄人篱下当学徒。

1940年秋天,一个天未亮的凌晨,李嘉诚一家六口,开始长程迁徙。他们翻越山区,从梅县、惠州、鲨鱼涌、到深圳,小心翼翼避开日军占领之地。七天后,在黑夜里抵达香港,投靠舅父。香港,是迥然不同的世界。

蜂拥而至的难民潮从中国逃至香港,李嘉诚一家人卑微如蝼蚁。兵荒马乱,小学校长是没有价值的经历,他的父亲栖居在妻舅的钟表行中,十二岁的李嘉诚也无法升学,必须担任小学徒。白天,他们有做不完的工作,夜晚,必须搬开家具与其它伙计挨着入睡。

在潮州虽不顶富裕但受人尊敬的生涯,彻底过去了。“那时我十二岁,对香港、对人生,有非常多幻想。但到埠之后,很短的时间内,看到人情冷暖,差异是这么大,心里很难过。那时候,可说是一夕成长。”李嘉诚回忆。

1941年日本攻占香港,更使李嘉诚一家人在香港无立锥处,母亲只好带着弟妹回老家,留下他们父子。一个家被迫拆两地,更没想到的是,贫困抑郁的父亲竟染上肺结核,小小李嘉诚感到自己“彷佛一瞬间被迫长大”。一个十四岁的孩子,一个月工资只有港币二十元,要扛起一切。独力照顾父亲大半年,这年秋天,父亲难敌肺结核而逝。母亲与弟妹远在潮州,没有其它亲人来送别,十四岁的他,独自面对父亲的死亡与埋葬。

十四岁,历经家道中落、漂流异乡、少年失学、父亲过世,迫使他在很短的时间内,压缩成长。他日后领袖格局的养成,就在这一年的巨变中。

孤处异乡,不懈自学……从一本旧辞海、一本破教科书开始。

孤处异乡,他不懈自学。“别人是自学,我是“抢学”,抢时间自学。一本旧辞海,一本老师版的教科书,自己自修。”拿起破旧的教科书,他既是学生,也是老师。无数昏黄灯光的夜里,他摸索教学、出题、答案的逻辑,寻找每个篇章的关键词句,仿真师生对话,自问自答。直到现在,他还保持这样的习惯。“孤独是他的能量,也是他的朋友。独处时,他脑海会开始做思想的挣扎,会不断自己抛问题、自己回答。”他的一位友人说。

他自律惊人,除了《三国志》与《水浒传》,不看小说,不看“没有用”的书。他没有权利娱乐,渴求知识。没有学历、人脉、资金,想出人头地,自学是他唯一武器。“没有上学对他来说是正面的,因为“不足感”缠绕在心里,他害怕自己不足,所以学习能力特别高。”李嘉诚友人评论。

命运剥夺他的,他要靠自己抢回来。

二次世界大战初结束后的某天,他的工厂老板亟需发信,偏偏他的书记请病假,老板就问:“这里面哪个人比较会写信、字写得好一点的?”骤然间,四、五个职员都指向李嘉诚。“叫他写,他每天都念书写字。”老板望向这未满十七岁的孩子,疑惑的问:“你真的懂吗?”他说:“我可以试试。你心想说什么,你讲我来写。”当场他立即动手,写了好几封信。

杂役小工崭露头角……帮老板写信获拔擢,十八岁升到经理。信发出后,老板的朋友赞不绝口,纷纷问他:“你这位先生是什么时候请的?比原本的要好。”这件事,让老板对李嘉诚另眼相待,很快的把他从做杂役的小工,调至做货仓管理员,管理名表、表带等昂贵的货物进出。

“所以说,知识改变命运。”李嘉诚回忆这段往事:“如果没有一点文学底子,写信慢,也未必通顺,后来也得不到那个职务。这个职务让我懂得货品的进出、价格、懂得管理货品。”其后,李嘉诚从货仓管理员,转为走街的推销员,因为业绩亮丽,十八岁,他晋升为经理,十九岁升为总经理,管两百名工人及二十名写字楼职员,薪水则从港币五十元倍增至超出家中所需许多。

虽然初中仅读了初阶英文就中断,但他却订阅《当代塑料》等英文塑料专门杂志,苦学查辞典,不让自己与世界塑料潮流脱节。

知识,改变命运……订阅英文塑料杂志,嗅到创业机会。

1949年中国政权转变,李嘉诚服务的公司最大业务对象是来自中国内地的顾客,生意一下子跌至零数,他的老板决定将这间工厂结束。长期阅读《当代塑料》,早已让他掌握趋势,看到塑料时代即将到来。超越香港本地的视野,他估计二次世界大战后,世界迈向新一轮的经济复苏以及人口成长,势必将使塑料制品的市场需求一步步扩大。所以当老板结束工厂业务时,李嘉诚认为机不可失,决定自行创业。1950年将积蓄连同舅父借款共港币五万元,开设“长江塑料厂”。

取名“长江”,有自我警惕的作用。根据李嘉诚自剖,他本性好胜,日本统治香港时,街上行人少,干诺道、德辅道、皇后大道中,行人没几个。十二、三岁的他,只要看到行人就想超越,养成后来走路比人快的习惯,“这是我好胜习惯使然,”他坦言。其后数年,他艰苦自学,虽然表面看起来,他是削瘦、安静、孤独、不与人同餐也不与人同游的古怪少年,但他观察别人,心里知道,自己一天比一天进步,知识已经超越同龄者,这也让他内心隐隐感到骄傲。但他提醒自己,骄傲必带来失败,因此他以“长江”为名,告诫自己,要如长江汇聚百川,才能细水长流。

1950年5月1日,没有鲜花、鞭炮、来宾祝贺,长江塑料厂在西环,一个一百多平方米(约三十三坪)的简陋工厂里开张了,还差三个月才满二十二岁的李嘉诚,自信满满的对着二十几名员工演讲,宣告正式开张:“我们公司虽小,但我懂得这一行,人家懂的,我们懂更多,我们懂的,人家未必懂。一路一路,我们一定会扩大,会一路变好,你们的收入,也会一路变好!”

当年的长江塑料厂,只是香港上千间塑料厂中,毫不起眼的一个。其后,他利用专业杂志与书籍学来的知识,动手改装机器模具,一路超越竞争对手,1956年,他已经是香港最大的塑料花出口厂,被封为“塑料花大王”。

隔年,他开始将部分资金投资华尔街上市公司股票,做引擎的、军火的、潜艇的,一点一点买进。他从不按直觉投资,而是仔细研读他们的财报,研究他们的商业规则。华尔街财报是他的英文老师、商业教练、也是他的私人投资获利来源。

“在阅读的过程中,我深深感受到知识改变命运。”李嘉诚对《商业周刊》编辑团队强调。去年,他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,提出“成功领袖必备条件”,特别强调领袖必须善用知识:“经济的竞争,是以知识为基础的战争;知识的创造与应用,是企业成败的关键。”

在今年三月《富比世》富豪排行前两百名的十二位华人富豪(见下页表)中,论学历、论创业资源,就属李嘉诚最惨;但李嘉诚登上华人首富,证明学历高低与成就并无绝对关系。当我们问他,是否同意“学历无用”?他立刻回答:“不!不!这是非常艰难的,事倍却功半。但是,我学到的东西,终身不忘。”

另一方面,自学经验也让他不迷信专家与学历。“老实说,我对许多人云亦云的表面专家所做的分析,是“尊敬有加,心里有数”。说得俗一点,有时大家方向都正确,耍的却是花拳绣腿,姿势又不对。”他曾私下聊起MBA(企管硕士),说不少MBA是“姿势漂亮,但使不出力。”

“其实也幸运,如果我家里情况好,顺利念完大学,也不见得有什么大出息。”当他经济能力大幅改善后,他终于解禁去看戏,“我小时候喜欢漂亮的东西,喜欢花、唱歌、唱曲。后来去看,高高兴兴的,不会迷惘。如果,我没有经过那些困难,我一定会沉迷。”

夜阑人静时,他脑海经常浮现,十二岁至十七岁,人生最困难这段期间,邻居女孩们穿漂亮制服上英文学校、学琴、学舞的身影,他曾多么羡慕她们呀!他也曾设想,如果自己一路顺利升学,现在,应该是位成功的医生。

六十年从不间断……睡前看书、对着电视学英文。

人生的幸与不幸,一时半刻很难看得清。“忧患不一定带来智能,但会扩大人的体验,令我们审慎克诳。考验式的经历,也让我们超越既定观念与偏见的束缚。”李嘉诚对本刊编辑团队说。

六十年后的今天,他仍自学不辍,回家仍必做两项功课,一项是晚饭后,看电视学英文,一项是就寝前的阅读。“非专业书籍,我抓重点看;如果跟我公司的专业有关,就算再难看,我也会把它看完。”

一本靛蓝色麻布仿古封面的演辞集,上刻六个银白色楷体字——“知识改变命运”。这本书,收纳李嘉诚历年重要演讲与文章,也为他的人生下了脚注。乍看淡然无味的六个字,却让他从当年逃难、失学的芸芸众生中,脱颖而出,而后成就前所未有的华商传奇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