螺母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螺母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于无声处结局国安剧怎样变得更好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6 01:47:19 阅读: 来源:螺母厂家

《于无声处》结局 国安剧怎样变得更好?

原标题: 《于无声处》结局 国安剧怎样变得更好?

胡军守护大家、小家

转眼一生转身一世

(影视独舌)

江苏省委宣传部、江苏广电幸福蓝海、中天龙公司制作的电视剧《于无声处》今晚就要大结局了。从50城收视率来看,这部剧在强手如云的5月档竞争中始终居于榜首,保住了央视一套在上星频道中龙头老大的位置。

国安剧赋形从还原开始

出品方和主创人员一直强调《于无声处》是国安剧,而不是谍战剧。其实大多数观众只知有谍战剧,不知有国安剧,或者说认定国安剧是谍战剧的一支。观众没错,看这种剧就是要看间谍的神神怪怪,反间谍的深海寻人,谍是原材料,战是色香味。这部剧也没错,它没有沿着人声鼎沸的道路去飙高音,而是自动降调,将声线控制在了不那么高亢,但也同样贡献美和能量的声部。

《于无声处》里国安办公室挂了一副对联:于无声处听惊雷,于无形处建奇功。文艺作品不需要中心思想,但不能没有魂。这两句话就是这部剧追逐的风格和要旨,马东和他的国安伙伴们正是在不显山、不露水的生活涓流中,挡住敌人对国家机密的一次次窃取,建下不事张扬的不世奇功。

这部剧的创作也是高满堂和阎建钢的冒险之旅。电视剧是声画艺术,不是读心术,不是讲座,一切形而上的表达和深挚的情怀都得通过外化的故事表现出来,旁白太多就成了长书连播。主流观众已经被神剧、雷剧驯化成好膏肥、喜味精的重口味,“于无声处”还“于无形处”的故事,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吗?编剧和导演最初也有这样的困惑:题材特殊,创作中的条条框框是客观存在的;市场残酷,取缔戏剧化的书写有很大风险。怎么办?

后来,他们找到了题材特殊性和审美感染力的结合点,就是相信真实,依赖真实,还原真实的状态,描摹真实的人物,用真实的力量来对接观众。戏剧构建的是真实世界之外的平行世界,一味强调真实是不可取的,但对素材进行艺术化的提炼后做出“真实感”来,便具有了连通人心、激荡人心的魔力。

在有了这样的主旨后,具体的方向就不再犹疑:首先是完成公安剧向国安剧的转化,将过去为了好看而有意无意将公安的侦查、抓捕手段挪之于国安的做法摈除,国安人员不以持枪追逐对手见长,他们平常像礁石一样潜伏水中,监视水面上下的动向,发现敌情也不会饿虎扑食,而是用太极推手将其困住。他们的目的不是快意恩仇,而是保护机密。

还完成了由强情节向人物命运的转化。制片人隆晓辉之前做的《国家机密》系列也是国安题材,留下的遗憾是“见事不见人”。这一次,在定下这个题材的同时,他就决意将戏剧重心转移到特情工作者的命运浮沉上。“两个人,一辈子”是高满堂擅长的结构方式,从马东(胡军)和陈其乾(赵立新)的相生相克中,我们不难读出《老农民》《钢铁年代》里陈宝国和冯远征的同一斗争性。每次都是好基友,每次都有不可调和的矛盾,只是在不同的剧集里,“相爱”和“相杀”的成分配比不同。冯舒雅(左小青)是夹在中间的女人,两个男人的命运因她而生变。陈其乾终究没有泯灭良知,马东终究舍不下国安的召唤,对手在最后一刻成为伙伴,一如他们在202厂并肩战斗的日子…

在这种创作意识的引领下,这部剧呈现的面貌不同于之前所有的谍战剧和公安剧。气氛没有那么剑拔弩张,能感觉到暗中运劲;人物没有那么标签赫然,很多时候“人淡如菊”;较量没有那么刀枪相向,很多时候暗场带过;对手没有那么阵垒分明,普通人一念之差就落水,铁杆间谍也能回头是岸。

不能说这就是国安工作的全部,国安人员的全貌,但他们和日常生活对接的部分,曾经被影视作品神奇化了的部分,在这部剧中得到了还原。历史是由很多彼此咬合的碎片拼成的,这里提供了载有新信息量的版块。电视剧兵器库中存放着十八般家伙,这里提供的是朴实无华但同样有杀伤力的齐眉棍,《于无声处》所做的工作是有价值的。

国安剧升级的两种假想

接着说关于“真实”的话题。

我一直在表扬这部剧的真实性,但我心里清楚它是有限的真实性,而非绝对的真实性。选择了国安这样处处涉密的题材,仍然咬住真实不放松,这是《于无声处》的可爱和可敬之处,也是它的气短和受限之处。

核潜艇项目只能叫蓝鱼工程,航母研究只能叫蓝鲸工程。别说国安的侦查手段和获取情报的路径不能轻易披露,就是公安部门锁定和抓捕嫌疑人的技术都是保密的。这些门道涉及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危,不能嚷嚷得满世界都知道,这可以理解。但文艺作品是时代行进的记录,也是人类的精神生活史,如果一到敏感路段就贴上“此路不通”的标牌,这是观众的损失,也是行业的损失。

其实不是没有办法两全。从理论上说,世界上就没有不能言说的领域,就看你怎样言说,如何切入。从实践上说,美剧冲破一切题材壁垒和部门封锁的做法,证明文艺作品可以给观众好看,并且不会危及国家安全。有人说《于无声处》是中国版的《国土安全》,这个比方严重不恰当,因为《国土安全》里特工装备技术的披露,技术官僚和政客的冲突倾轧,以至于女主角对私德操守的毫不在意,表现起来是全然无忌的,行动起来是没有底线的,这和《于无声处》的静谧和克制大异其趣。

怎么解决艺术表现之所需和特情保密之纪律之间的矛盾?

一是开放解密材料。按照国际通行法则,再绝密的档案和卷宗有50年也该解密了。历史往往比想象更精彩,这里头埋着无穷无尽的宝藏。当然影视剧不是照搬解密资料,那是纪录片的活儿,重要的是从中得到启发,得到驰骋想象力的支点,构造出基于真实而非真实的艺术作品。

二是允许外行合理想象,授予虚构的特权。好莱坞大片和美剧里的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就是真实的CIA和FBI吗?大大地不见得。他们用的侦听手段和刺探技术正在为现役的间谍们采用吗?也大大地不见得。好莱坞大片里的科幻场面多是“伪科学”,原理有凭依,视效靠想象。他们是服务于电影的科学家和魔术师,而不是服务于军事的科学家和制造师。发烧友也看不出破绽的真家伙,也不关机密事宜。惊天威力的表现就是图个乐儿,没听说电影泄露了技术,造成对手的强大。就算是现在进行时的事件、技术、线索,只要懂得扭曲改写术,进行影视化的处理,就不会有泄密之虞。

开放应该是一种全方位的意识。首先要清楚影视就不是现实世界的复印,就算是现实主义,也只是通过服化道摄录表各种技术手段对现实世界进行模拟再造,它在本质上仍然是虚拟的,属于精神生活的范畴。有了这层认识,就不会强求细枝末节上的百分之百还原,就能接受各种似是而非的设定和发挥。换个角度想想,文艺作品创造了一些神乎其神的情节,不正是对真正机密的掩护吗?怕什么呢。

其次是放弃敝帚自珍的看防,把“政治正确”权交给剧组。你给创作者以尽可能大的自由,他们还你的一定不是不可收拾的局面,而只能是精彩的作品和不断扩大的行业影响,因为文艺工作者有自己的文化自觉和审美格调,不会滥用自由裁量权。影视作品不是社论,不用追求无懈可击和真理在握,有偏颇的作品总会被另一些有偏颇的作品中和,全都行走在笔直线路上必然走向单调,各个方向上车水马龙才是丰富有趣的世界。

国安剧已经上路,国安剧还可以更好。这有赖于创作者苦练内功,也有赖于题材和尺度开放。解放表达就是解放生产力,下放裁量权就是给艺术插上翅膀。好运,国安剧。

太原炉灰

湖南有机肥烘干机

杭州广州超市货架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