螺母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螺母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互联网金融新逻辑挑战监管旧规则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17:57:08 阅读: 来源:螺母厂家

如果你想实现一个梦想但又囊中羞涩,该怎么办?找银行贷款,困难重重;找亲友借钱,面子上过不去。

在北京邮电大学,几个年轻人正在筹集资金,计划用30万元启动一个咖啡馆创业项目。他们筹集资金的方式既不是找银行,也不是找亲友,而是通过网络,向千千万万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争取资金支持。

以传统的眼光来看,这样的行为有些匪夷所思。但从效果上看,这几个年轻人正在快步接近自己的梦想。

1月16日14时,这个名为零壹咖啡馆的创业项目在一家名为“众投天地”的网站上线募集资金,仅仅7个小时之后,项目就收到了20名支持者5万元的现金支持。一周之后,筹集到的资金超过了17万元。

这样募集资金的方式正在当下的中国慢慢兴起,它的名字叫“众筹”。

打破融资障碍

众筹这个新名词来自英文crowdfunding一词,其本意就是大众筹资或者群众筹资。

根据公开资料,众筹这种模式最早出现在美国,其标志是2009年4月Kickstarter网站的上线。拍电影、制作音乐、设计动画等创新、创意类的项目都可以通过这个网站寻找支持者。

如今,Kickstarter网站已经将触角伸向了美国以外。登陆这家网站会发现,有54个来自中国北京的项目正在募集资金。

根据这家网站的介绍,自从2009年上线以来,已经有550万人为5.5万个创新项目提供了95.3亿美元的支持。

一直以来摆在创业者、创新者面前的资金障碍,似乎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就轻易扫除了。

“众筹是什么?我觉得是金融、互联网、媒体三者融合之后形成的一个新的产业。”众投天地CEO王晓昕说。

2008年,在外企从事信息技术管理工作的王晓昕开始了在职博士的攻读,研究产业融合。

2012年博士论文完成的时候,王晓昕看到了众筹在美国的迅速兴起,她觉得这正是自己想的那种产业融合。2013年7月,她创办的众投天地正式上线。

“这是互联网金融创新,有些像传统的天使投资、vc投资,不同的是,众筹的投资者不是某个财大气粗的基金机构,而是很多个普通人。”王晓昕说。

其实,在王晓昕创办众投天地前两年,我国就已经有了第一家众筹的网站:点名时间。这家网站声称不收取任何手续费,可以帮助那些有想法的人筹人、筹钱、筹资源。

从2011年7月点名时间上线至2012年年底,共有600多个项目通过审核上线,接近一半项目已筹资成功。

一个很著名的项目是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。这本由网络知名漫画家熊顿创作的漫画于2012年4月在点名时间发起众筹,筹资目标是10万元人民币。结果上线第一天就募集到了11万元,最终有34万元到账,12万人浏览了该项目,赢得了4163位支持者。

这是通过众筹网站实现的一本新书预售。在新书还没有印刷出版的时候,作者就收到了超出预期的订单。

当然也有失败的例子。

在王晓昕的众投天地上线之前,其团队到处寻找新奇的项目。团队找到了一个10人的叠杯运动队。这个叠杯运动队的队员都是不到18岁的青少年,擅长迅速、多花样地将杯子垒成各种造型。

这是一项很小众的运动,但有一些国际性的比赛。这个队伍想去泰国参加亚洲比赛,不过没有路费。

“他们当时算了一下,去泰国参赛需要3万元,我们就把这个项目放在了众投天地网站上。”王晓昕说。

叠杯运动队想通过众筹的方式募集到往返泰国的路费3万元,但事与愿违,支持者寥寥,最终只筹到了1380元。

“这个项目没有募集到足够的钱,失败了,泰国的比赛没参加成,最终又把1380元退回给了支持者。”王晓昕说,可有意思的是,很多人看了这个叠杯运动队的推广视频,到处寻找运动队用的杯子,很多人还买了这样的杯子。

还有4个大学生组建了一个乐队,想筹1万元出一支单曲,由于无人看好,只募集到了220元。

从2011年7月我国第一家众筹网站上线以来,类似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。有的项目得到众多陌生人的追捧,最终募集到的资金是最初设想的好几倍,也有的项目无人问津被遗弃。

在那些得到众多支持的项目中,有的支持者出资高达数十万元,也有的出资仅有几十元。就像是众人拾柴火焰高,一群贫富悬殊的陌生人因为对一个项目的共同赏识走到了一起,帮助项目发起者去实现自己的创作和梦想。

“银行是天然嫌贫爱富的,因为要保证资金安全,所以大量的创业项目、创新活动都很难通过银行跨过资金的障碍。”王晓昕说,众筹恰恰补上了这个缺口,不仅仅是帮助创新者获得资金,还通过千千万万普通人的审视实现了项目的市场调研。

出钱的人能得到什么

创新者、创业者的启动资金通过众筹实现了,那么,那些出了钱的支持者能得到什么?

“众筹也有好多种,有的是类似公益的援助,比如大家出钱帮助几个青少年实现出国参加比赛的梦想,支持者得不到什么实质的回报。有的是预售,支持者能拿到项目发起人创作出来的产品。还有的是效益、股权回报,支持者其实是在投资一个公司或者项目,如果这个公司或项目经营得好,最终是可以得到分红回报的。”王晓昕说。

在美国,这几种方式的众筹都存在,但在我国,效益、股权回报型的众筹并不占主流,主要的众筹形态是预售。

零壹咖啡就是预售式的众筹项目。

在这个项目的发起书上,记者看到,项目发起人经营这个咖啡馆并不是为了卖咖啡,而是要为创业者提供行业交流、创业指导、创业路演、小型团队办公、人才对接、产品设计、投融资对接等多种类型的创业服务。

针对支持者出资的多少不同,这个项目为支持者提供不同的回报。比如,对出钱50元的支持者,项目的回报是:享受任意一杯咖啡,免费参加任意一次公开活动,名字将被记录在零壹时光的感谢名单中;出钱200元的支持者还能获得免费参加一次CEO下午茶碰撞的机会;出钱1万元的支持者则能够举办一次与北京邮电大学优秀的10名创业学子脑力激荡的专场活动。

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的一群学生坚持了3年,对北京一个残障人士福利院进行帮扶,教他们跳舞、唱歌,甚至还帮他们糊纸盒。这些学生在众筹的网站上发起了名为残月星辉的项目,募集3000元,帮助那些残障孩子,项目实现了,支持者们则得到了学生们制作的明信片、T恤、残障孩子创作的画册等等小作品。

还有一些文字工作者,通过众筹的方式募集写作费用。他们回报给支持者的,则是其完成的报告、小说等文字作品。相当于读者提前预订了某位作家的新作品。

音乐、漫画、书刊、纪录片等文化创意类的项目在众筹平台上占据了主流,但筹资目标都不大。

与这些预售式、公益式的众筹相比,基于股权回报的众筹就显得惊心动魄。

一个叫朱江的人创办了从事发行节目的美微传媒,通过淘宝账户从1191名民间投资者中筹集到了近400万元。如今已经赫赫有名的“嘀嘀打车”软件2012年通过一个名为天使汇的众筹网站,实现了1500万元的融资。

对参与这类众筹的投资者来说,项目发起人回报的是项目的股份。对这类项目的支持者来说,跟在股市购买股票并无差异。相比预售式的众筹,这类众筹的筹资目标要大得多,参与的流程也更复杂严格,要求也更多。

按照天使汇的统计,截至2013年12月,这家专注于股权众筹的网站已经为100多个项目完成融资,融资总额超过3亿元人民币。

风险在哪里

几乎是从一开始,众筹这个概念就游走在法律的边缘。

按照我国证券法规定,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的,向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累计超过200人的,都算是公开发行证券,而公开发行证券则必须通过证监会或国务院授权的部门核准。

如果按照这个标准,很多众筹项目就被蒙上了阴影。因为,违规之后,等待的可能是非法集资的罪名。

2011年,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演讲结束后,一位中国留学生上来咨询要不要回国。

“我动员这个留学生回国,但他说想做一个众筹的项目,担心回国被认定是非法集资。”刘俊海说。

正是从那个时候起,刘俊海才第一次知道众筹这个概念。在他看来,这种集资的方式最大的软肋就是证券法第十条有关证券发行的规定。

“可是问题在于,这种基于网络出现的新业态与传统的非法集资还不一样,都是小额,而且项目确实存在,并非只是一个概念。”刘俊海说,那些白手起家的人,要实现创业梦想,资金是最大的障碍,但银行恰恰最难于支持这些人。众筹是一种网络金融的创新,弥补了这个缺憾,这个时候如果套用现有的法律法规就会把这种创新扼杀。

与刘俊海不同,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教师魏武挥接触众筹要晚两年。2013年上半年,魏武挥担任顾问的一家基金公司要投资一个众筹平台。为了弄清楚众筹是什么,魏武挥开始研究。他觉得,如果我国的众筹要走美国的路子,那会非常危险。

危险的原因就在于非法集资这把悬在头顶的剑。

2013年年初,美微传媒在淘宝叫卖原始股票,单位凭证为人民币1.20元,最低认购100单位,也就是说花120元,就可以成为持有美微100股的原始股东。这个原始股票获得了1000多人的青睐,当然也得到了证监会的关注。

很快,这家公司被约谈,淘宝对这个产品进行了下架处理。

“如果监管得当,就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社会上的闲散资金,实现种种创新,但如果监管不好,风险同样会很大。”魏武挥说。

在刘俊海看来,这种新生事物已经对我国的法律、监管提出了挑战,而相关法律还没有应对的调整。

王晓昕当初创办众投天地网站时,委托中介办理工商登记注册,中介都不知道该将这种众筹平台公司归入哪个类别。

“中介说你这算是金融类吗?可金融类的门槛太高,要求注册资本5000万元,最后登记成了计算机服务类别。”王晓昕说。

“其实,包括银监会、央行等在内的金融监管部门一直在观望众筹业务的发展,但一直没有表态。”刘俊海说,众筹在我国的发展也有近3年的时间了,监管部门有必要有个态度,出台一个指导意见。

在刘俊海看来,只要是真实的投资项目,满足诚信、公平、透明、共享的要求,就应该允许那些有创新能力的人上路。但如果有人打着众筹的旗号设计骗局,必须严厉打击。

“打击的前提是让公众辨别骗子。”刘俊海说,央行的信用数据库、最高人民法院的黑名单,税务、工商部门的数据库都应该联网,以鉴别筹资人的信用状况,让骗子现形,不然诚信者就无法“施展才华”。

从2011年7月我国第一个众筹网站上线以来,如今大大小小已经有了数十个众筹网站,但对公众来说,这依然还是一个陌生的名词。

“我的感觉是,中国的众筹平台还非常弱小,还处在孵化期。”魏武挥说,自己之所以也在众筹,就是想体验一下,但现在的感受是,众筹平台的价值还很模糊。

在魏武挥看来,众筹的意义不仅在于筹集资金,还在于项目发起人与支持者之间的互动,让很多普通的支持者能参与到某个产品的设计、制造过程中,或者参与到某个公司的创建、发展过程中。但从他的体验来看,项目发起人与支持者之间非常缺少沟通的管道。

“我是在两个众筹平台为新书众筹,很想知道读者会有什么想法,但似乎众筹平台很不愿意让我与支持者之间建立联系。”魏武挥说。

可能正是因此,众筹网站还没有鲜明地将自己与别的社交网站区别开来,有的项目发起人通过微博筹资,有的在淘宝也实现了筹资。

“一个新业态的兴起肯定要经过泡沫期,肯定要有人损失惨重,团购网站的发展就是如此,众筹的发展恐怕也会是如此。”魏武挥说。

小孩得了癫痫病怎么治疗更好

无锡什么原因引起早泄

乌鲁木齐牛皮癣怎么治比较好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