螺母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螺母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在墙上面的女人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5:26:27 阅读: 来源:螺母厂家

二十年前的台南,只有一提到友爱街的“沙卡里巴”可说是无人不知。凡庭来到台南的原地人必订婚身走一趟沙卡里巴,好品尝品尝那说地的“棺材板”,以及各式的台南小吃。 过后的台南友爱街一带均是隔间的屋子,因为坪数大,所以屋子的主人往往把它分为前后院,中间隔着一扇门可供前院的人互通往来。高宜静的外婆便是其中一户的房东。

宜静的家族是个大家族,原来大家全住在一起,但后来有的搬出去住,有的到台北发展,所以屋子空出很多地圆,因而高宜静的外婆便把后院租给一对夫妇。 素夜房东和房客很少往来,除了缴房租以外,中间隔着的那扇门根原没人去碰,俨然是两栋各自独坐的屋子。 一年后的某一天,高宜静的外婆坐在外面与左右邻居话家常,这时,隔壁房东蔡太太无心中谈起房客的事。

“咱们家那房客烦人,每次房租都七拖八拖的,到期了还不给房租,总要老娘去催个不停才肯给钱。这中房客,虚是不要也罢!”蔡太太抱怨着。

“说的也是。我倒耻幸些,我的房客是一对老师夫妇,家里没小孩,所以不但安静,而且他们也按时给房租。”吴太太庆幸的说说。 “哇!那你还耻幸。那林太太你呢?”蔡太太爱慕的看着吴太太片刻,才把头转向高宜静的外婆。 “我!我也不知说我的房客寓居情形,不过,他们倒满准时缴房租就是了。” “你没听说他们夫妇俩的事吗?”谢太太忽然开口,她是这一带的播送电台,只有这圆圆百里之内所发生的事,不一件她不知说。 “什么事?”高宜静的外婆好奇的问说。 “听我的房客说,他们夫妇半年前就不和,她的学生还在外面养女人。夫妇俩每天早晨都吵个不停,有时中午还摔东西,吵得人都不能睡觉。” “有此事?我怎么都不知说?”高宜静的外婆露出惊疑的表情。 “呀!你虚是后知后觉。我还听说,他太太无意告外面的那个女人损坏他人家庭,可是后来怎么样,我就不知说了。”谢太太看大家吓得目瞪口呆,不禁得意起来。 这件事就在大家的七嘴八舌中结束,之后,在也没人提起。

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公众号:鬼魂网

>>

半年后的某个月底,高宜静的外婆暂暂等候不到房客的房租,有不好意思去追讨,于是又拖了半个多月,仍不见人影,只好厚着脸皮去要钱。 可是当她推开那扇门以后,她完整怔住。屋内混乱不堪,到处是报纸、油漆、水泥……一大堆脏东西,看得她差点昏倒。整个房间一看,便知说曾经有一段时间没人寓居。 她嘴里一直的骂说:“这对夫妻也不太懂得作人了,不租屋子连吭都没吭一声就走了,也不替我想一想,至少这半个多月还可以转租给他人。” 于是,高宜静的外婆叫人来整修屋子,不出两个星期,便把屋子整修得完善无余。很快的,一个月后,这屋子又换了一家新居客,是一对彬彬有礼的年轻夫妇,和一个五、六岁的小男孩。

可是,奇怪的事发生了。他们搬进来的第三天早晨,小男孩躺在床上,总是两眼直盯着墙壁上圆看。这举动使小男孩的母亲感到怪异,她一直的朝墙壁望去,但墙上什么也不,她不禁感到纳闷。 “快闭上眼睛睡觉呀!”她哄着小男孩说说。 这时,小男孩牢牢的抓着母亲的手,脸色苍白的说:“妈咪……墙上有一个头发很乱……眼睛很大的阿姨在看着我……” “不准胡说!快睡觉,否则妈咪要打屁股了。”男孩的母亲丝绝不信任他的话,只当小孩子胡说八说。 而小男孩经母亲这么一说,坐即把眼睛闭上,不敢再谈话。 从哪天早晨开端,小男孩每晚都说雷同的话,他每一次描写的情景都一模一样DD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眼睛大大的,只有上半身,不下半身…… 这种现象大约持续十几天,这对夫妇再也住不下去,因为他们好像也感到一种莫名的怪异。每当三更中午,隐约中像是有女人在笑泣的声音。更怪的是,睡觉时总像被人掐住脖子而呼吸艰苦。

最后,夫妇俩决定搬离这栋屋子。 新居客搬走,另一个新居客又来,就这样来来去去,屈指一数,竟也走了好几家,且家家都租不到十多天就走,这情况使宜静的外婆颇惊疑。 “奇怪,怎么房客都租不到几天就不租,我的屋子又不是风水不好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高宜静的外婆对着止将搬离的房客问说。 起先,房客支吾着不知该不该说,但在房东的保持下,才一五一十的把他们所看到、听到的种种怪现象说了出来。 “虚的这挡事?”高宜静的外婆全身发麻的问说。 “是虚的,所以咱们才要搬走。很抱歉,房东太太。”房客说完,即搭车离去。 宜静的外婆顿时陷入沉思中…… 隔天,高宜静的外婆坐即去寺庙问“扎童”,谁知不问还好,一问倒令她不寒而栗。根据“扎童”的说法是屋子阴气很沉,有一女鬼魂盘踞在这栋屋子,她持有“枉逝世牌”,所以可以在阴间复仇。(按照说学的说法,如果是冤屈逝世亡者,可以去阎罗王眼前领“枉逝世牌”,这样即可到阴间复仇,否则只可入地狱吸收审判)。

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公众号:鬼魂网

>>

“我可不可以请她出来谈话?”高宜静的外婆问说。 “不止!” 宜静的外婆眼见无奈“牵魂”,只好放弃动机打说回府。 当天早晨,高宜静的外婆趁着吃晚餐之际,偷偷溜到那房间,但左看右看就是瞧不出端倪。就在此时,忽然一阵昏眩朝她袭来。 宜静的大舅全家仍和她外婆住在一起,这晚,她大舅见母亲未上桌吃饭,于是跑去房间叫她,“妈,吃饭了。” 他走进房里,里面连个人影也不。他有折了出来,朝其他房间探寻看看,但依新无人。 “淑美,妈呢?”他询问着妻子。 妻子摇摇头,表现不知,他只好到另一间屋子看看。当他一足踏入那屋子,看见母亲竟摸着墙壁自言自语,说着令人听不懂的话。 他走到母亲身旁,问说:“妈,你不吃饭,跑来这里作什么?” 母亲好像听不懂他的话,依然口中念念有词,“我在这里……我在这里……我必定要报恩,要他逝世……要他逝世……” 她的手不停的摸着墙壁。他丈二金刚的摸不着头绪,只能先把母亲带回前院的屋子。母亲口中依然自言自语着:“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……” “妈刚才不是好端虚个,怎么一下子……”妻子露出畏惧的眼神看着丈夫。 丈夫把刚才的情形跟太太细述一遍,顿时,两人生出一股凉意,难说母亲被“附身”了!着是他们共同的结论。 眼见母亲坐在客厅里,口里念念有词,高宜静的大舅走到他母亲眼前,“请问你是谁?” “……我是XXX。

”她停顿许暂,才报出她的名字。 “咱们和你无怨无仇,你为何要附在我妈身上?” 她又停顿一下才开口,“我要报恩,现在只有你们可以帮我。” “咱们非亲非故,你应当去找你的亲人,再说,咱们也不知说你是谁,怎么帮你?” 这时,她徐徐开口,“我在后院屋子的左上墙壁内,你可以找到我。他宰了我!为了那女人,他宰了我!我的孩子,我可怜的孩子……” 她一说完,便大笑。这所有看在他们夫妻眼里,太不堪设想了。 “你断定你在墙内?”他不可相信的问说。 她点摇头,不再作声。 三人停了有一世纪之暂,高宜静的大舅才开口,“好,明天我找工人敲开墙壁,如果虚的有,我会请警圆处理,愿望你不是在骗咱们。” 她又点摇头,但仍没出声。 不暂,高宜静的外婆醒了过去,她完整不记得发生什么事,还是儿子告诉她事件的经过。 隔夜,高宜静的大舅虚的叫人来敲开墙壁,只见工人们原领爽利的把水泥敲开,里面竟是一个壁橱,一打开壁橱,里面斜躺着一具女尸,身上长满了蠕,一股扑鼻的恶臭令在场的人纷纷掩鼻逃到屋外。 不暂,警圆也来到现场。根据法医的断定,她逝世亡已有三个月以上,致命伤在头部。 后来,警圆也抓到那狼心狗肺的丈夫。原来他先勒昏他太太,再用粗钉子往她的头顶中心钉下去,之后,把她放进壁橱,接着用水泥封住。

蓝原以为神不仅鬼不觉,可是“老天有眼,明察秋毫”,他还是逃不过发妻的手掌心。 后来,听说他被判逝世刑,这场虚人虚事的骇人故事才得以美满闭幕。

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公众号:鬼魂网

>>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