螺母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螺母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高楼寨之战运动战成为弱小军对付强敌的杀手锏【求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1-14 16:27:16 阅读: 来源:螺母厂家

高楼寨之战

中叶,在河南和安徽等淮北广大农村,出现了一种称为“捻党”的秘密组织。当时当地农村中迎神赛会要搓纸燃油,所谓“捻”便由此而得名,即一群、一 组或一拨人的意思。参加捻党的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贫苦农民,他们聚集在一起,与残酷压迫和剥削他们的封建统治者展开了斗争。

虽然 清朝当局早就严令禁止群众结捻,但因为刚开始捻党只是分散的、零星的活动,根本无法对统治者的统治构成威胁,所以清朝官吏们并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。到了 1853年(三年),太平军抵达长江流域,特别是北上远征的太平军横越淮北地区时,捻党斗争便日益蓬勃发展起来。过了两年,黄河河南段再度决口,滔滔 河水在山东、安徽和江苏许多地方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灾害,而官府和地主反而加紧搜刮民脂民膏。广大劳动人民更加无路可走,纷纷加入捻党。捻党的力量日益壮 大,星星之火逐渐汇成燎原之势!

在残酷的斗争中,捻军与太平军患难与共,给予了清军以沉重的打击。天京陷落之后,太平军与捻军幸存的将士又逐渐集结在赖文光的周围,继续坚持抗清斗争,又掀起了另一幕轰轰烈烈的革命。

赖文光,广西人。1850年(三十年)秋,赴金田参加太平天国团营,转战桂、湘、鄂等地。1852年(咸丰二年)担任文职。杨韦事变发生后,奉命出 师江西。次年回朝,保卫天京。曾参加二破江南大营之役,后随英王陈玉成西征。1861年(咸丰十一年)被封为遵王。翌年,与陈得才等率军远征西北。天京失 陷后,转战于豫、鄂、皖边界一带,连败僧格林沁所部。1864年(同治三年)底,张宗禹、任化邦所率捻军和西北太平军合编后,推其为领袖。他作为太平天国 后期的一名优秀军事统帅,毅然挑起了领导捻军反抗清朝统治者的重担。赖文光根据太平军的组织体制对捻军进行了整编,改变了捻军过去那种分散的、半农民半军 队的状态。捻军从此以全新的面貌活跃在历史舞台上。

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,捻军面临的最强劲的对手,便是以僧格林沁为首的蒙古骑兵。这些骑兵不仅凶狠异常,而且气焰极为嚣张,他们对捻军采取跟踪追击、穷追猛打的方针,妄图把捻军赶尽杀绝。

根据敌强我弱的客观形势,为了保存自己,争取主动,赖文光放弃了过去太平军筑垒守城的阵地战战术,创造出骑兵奔袭的主动快速流动战术,在运动中疲惫敌人,迷惑敌人,掌握战争的主动权,寻找适当的机会,出其不意地快速歼敌。

1865年5月18日(同治四年四月二十四日),捻军在山东曹州(今菏泽)西北高楼寨地区,干净漂亮地全歼了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,震撼了清政府朝野上下。

从1月开始,捻军在赖文光、张宗禹的率领下,主动进逼开封。清廷慌忙命令僧格林沁立刻前去解围。等僧军马不停蹄地赶到开封城下时,捻军早已从容离去,不 知所踪。僧格林沁甚为自得,以为捻军仍和以前一样,只不过是一群残兵败将罢了,根本不是他的骑兵的对手。正当他在开封城里大宴宾客的时候,有探子报告,捻 军又在黄河对岸出现!僧格林沁立即翻身上马,带领他的蒙古铁骑,风风火火地追向捻军出现的地方。

捻军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物资供给都不 如僧军,硬拼肯定是不行的。但他们拥有一个僧军想也想不到的优势,从而使赖文光的流动战术得到充分贯彻。捻军中绝大多数将士都是生于淮北、长于淮北的庄稼 汉,对淮北的民情、地形了如指掌,而长期劳动练就的铁脚板,不管是在平地还是在山间,都能健步如飞。捻军充分发挥这一优势,引诱僧军左一下右一下地疲于奔 命,完全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。

有一回,正在快速运动中的捻军与僧军不期而遇。赖文光发现这只是一支侧翼弱敌,计上心来,他果断下令全 体捻军不退反进,朝着僧军猛冲过去。僧军措手不及,一下被猛虎般冲来的捻军冲了个七零八落。还未等他们回过神来,捻军的旗帜已消失在远方了。这样,捻军一 下又从敌人的正面跳到了敌人的背后。

僧格林沁闻讯,大为光火,马上下令前军变作后队,转头追赶捻军。只见成千上万铁骑在淮北平原席卷 而过,扬起漫天尘土。正当僧军全力以赴追赶捻军时,捻军却突然停止了急进的步伐,在一个偏僻的山沟里藏了起来。僧格林沁求战心切,哪里停得下来,一下子又 远远地冲到了捻军的前面去了。

目送滚滚远去的僧军,赖文光满脸自信地对部下们说:“我们到山东等他们!”于是,大军昼伏夜行又悄悄地北上山东去了。

如此三个月,僧格林沁的骑兵被捻军牵着鼻子来回奔驰在方圆几千里的大平原上,往返不下三四千里,连人带马都累得疲惫不堪,一个个又黑又瘦。急行军中,有 时一天连一顿饭都吃不上,下层士兵中陆续有开小差的,有病死、累死的,连一些军官也开始抱怨起来。而僧格林沁本人寝食俱废,连续十几天不离鞍马,以致手都 累得握不住缰绳,只能把缰绳缠在手腕上才能勉强驭马。就这样,他仍然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,不顾一切地命令军士日夜追赶。他已完全被激怒了,整日咆哮着要与 捻军决一死战,任何人稍不顺意便劈头盖脸一顿皮鞭。到后来部下们都怕接近他,每天只是远远地跟着他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一路狂奔。

5月18日,捻军在曹州府高楼寨布下,然后以小股捻军引诱敌军“入瓮”。“追了三个月,终于追到了!”僧格林沁心中大喜,马上命令全军紧逼,以为可以一口吃掉令他恨之入骨的捻军。他自己更是一马当先,叫嚣着冲了过去,两只血红大眼犹如饿狼的眼睛。

只听一声炮响,前面“逃窜”的捻军一转身反冲过来。两侧埋伏的骑兵分两路闪电般从僧军侧背包抄,一骑夹一步为团阵,齐头并进,一下子把僧军层层包围起来。

僧格林沁见状暗叫不好,却又不甘心就此俯首就擒。他挥舞着手中的皮鞭,拼命要手下往外冲。然而疲惫异常的僧军哪里是以逸待劳的捻军的对手!况且心中早有不满的士兵又不肯卖力。战斗进行了没有多久,威风一时的蒙古骑兵或死或伤或投降,即宣告全军覆没了。

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(www.lishixinzhi.com)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。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阜南牛皮癣医院

郑州白癜风专科医院

白癜风专家袁仁军好不好

固始癫痫医院

相关阅读